對禪宗對話藝術的思考 禪宗向來被認為是佛學中最淺顯的一種在世生活的佛學,本身也是一種高來高去的一種本體藝術。傳說自達摩老祖所創,為六祖慧能發揚光大的一種不立文字,直指本心的一種思想,與佛學中的天台、律宗、華嚴等等宗,有著很大的不同。其著重於自知心體,在當時的說法是「悟道」。慧能之後有五宗二派,各有其特色,有棒喝之教學,也有喝佛罵祖之奇言怪行,等等,但皆是建立在人心上來談佛學,常常喜歡以一些「公案」來教學,如趙州的狗與問佛祖西來意,等等,以斷言片句,叫當時的僧人回答,若回答不好,則不應,或是會有一些很奇怪的行為,令答者相當錯鍔與尷尬不已,是將佛學知識與生活,在其本體與其環境-含僧人間與一草一木間,直指其心體而要求其心體,立即不假思索地回答,而不常常在一般的佛學經典學問上之問題打轉,是故其教學是非常活潑潑地。特別是當一些高僧大德出題,也就是 室內裝潢提問時,被問之僧人也知道前輩在對其以禪語、語題,考知其目前心境與佛學識境到底進展到何種程度,若是通不過本心的考試,則除了平時,繼續去過一般僧人的平日生活,如敲鐘、提水、煮飯、聽誦經義,等等,日常活動,本身也會去閉關研習,或去請教師兄等,去研求琢磨,當通過一次次的考試,則其在僧眾之地位,職位也會跟著上升,負責一些行政的事務。有時候主持,也會很鼓勵他們行腳四方,化緣於市,以考驗其身心,多行善事,以積累善果,同時也順便拜訪、遊學、切磋於諸剎寺之各地的師兄、高僧與各主持,知其所不足,與努力多學學,讓其他禪寺之人開導,他們因此也會到達別寺去講讀經義,且進行佛學的討論,是故佛學中人的生活,其實也相當忙碌,行程很緊湊。更為重要的是僧人之間的對話,本身以心言,故謂之高,以己意言,則可謂之低,因為心意 房地產離自己最近,常常會互相切磋,努力學習。 有經驗的悟道者,如高僧大德若遇到尚未入道的僧徒,常常會以玩禪與玩佛學語言,以隱喻己義之方式,似一種言語遊戲,或言語藝術,傳達了一種意境,目的不只是讓對方求解,而是要讓對方領悟其真意,而當此一僧人領悟之後,立即又以同樣的方式,將佛學語言作為石頭,給回踢回來,雙方不停地進行語言遊戲,而各有所指,也可說是高手過招,只是高手中還有真正的高手,一山還比一山高,實際上即是雙方的意指在互相交融,故雙方對話,本身在旁觀者看來是有一種高來高去之玄義,有點不切實際,「愛講一些怪話」,實則不然,「沒甚麼特別,則這些僧人幹嘛那麼認真呢?還努力去理解與體會呢?」而是因為雙方皆知自己所發之意思,是故在佛理語脈中是可以相溝通的,只是常常出語平凡與藉著生活題材,在那邊發揮,在那邊對話,在 西服那邊問答,卻漆上了一層的語言彩妝,語意與語意,在互相追逐,而高下立見,甚至可以判讀「你沒有聽懂,所以我不想浪費唇舌與你講」,是故對話就要終止,亦可言其「佛學造詣」,或言生活佛學的造詣,即是其目前之進境迄此,而有高下或言境界之可言。禪宗大師們與高手們,個個有良心善腸,修養非凡,但是他們指點僧人的風格是不同的,與其個性有很大的關係,雖然是修道者或悟道者,但是很難修到改變其天生的個性,包括其未成僧人之前在俗世的一些興趣與某些習得的習慣與日常作風,只是會略有修養一點,一見可知,連其對佛學境界與創新,也都受到他個人本心性情之影響很大,是故學術雖是公器,但卻一定會受到學人-包括高僧大德、僧人自己的影響。若是在問答中發現學習者離題太遠,「不答」,表示距離此境還很遠,或者言這段時間,你的在心而學,根本沒有進步,是在瞎混時間,有的只有一句話 室內裝潢,常有兩種意思,一種是我(高僧大德)不想與你(僧人)談了,一種是話不在多,要言不繁,會給善於思考的僧人去自行努力突破此一語義之境,當其真正瞭解了,那時高手們,還會再出題。 在唐迄宋的年代,禪宗是非常興盛的一個佛教派別,出現非常多的佛教人才來。高僧大德時常在短暫的幾句問答中,即知僧人目前之進境,若是僧者已經接近開悟之時,高僧大德們也會展現出其私家本領出來,此時言語扣關最嚴重,一波又一波,直指本心,但還是只有幾句話而已,此時語言最為隱晦,後代讀者如生等,皆讀得很辛苦,可是又是最為淺白的話,往往套用佛學或是公案,反正就是不拘泥於形式的,當扣敲其心時,而考試者也知道前輩在進行重要的隨堂考試,,沒有教室,天地就是教室,萬物都是可以出題的題材,心在生活,時時不停,心學重視本心,是故出題者必以當下的生活所見的出奇平凡的事物,或摘選幾句眾僧人 燒烤熟習,天天在講但不一真懂的一些斷語、公案,來考考僧人,若考試者沒有好好準備-也不用怎麼特別的準備,因為考試範圍太廣,是建立在自己平時的學習與努力上頭,而不是考前才要苦苦地拉著佛腳而不放,害佛也沒有慈悲心,瞧不起你,也想把你給踢走,「不要來煩我」,「那麼劈柴、敲鐘、提水等苦差事,始終有你,有的做了。」遭到撤職查辦,所以才要苦幹實幹,因為你永遠都不會進步,好像來禪寺是在討生活的,來天天吃饅頭、吃素菜的,好像我們禪寺是一個專門在養菜蟲的地方,而不是一個求得心靈自我成長之寶地。在問答過程中,高僧大德,發現快接近了-此時乃重要關頭,立即來個回馬槍,不照原先對其瞭解的劇本走,會逼呈其本心,語鋒犀利,正問也要求正答,而靜等其回答,或言不回答,有時回答是正確,不回答是錯誤的,有時則剛好相反,你回答了是錯誤,要扣分,你不回答是正確的,要加分,總之,不拘一格,看考官怎麼?小型辦公室搳A他若怪問,考生就怪答,考官一定很欣賞您的,會更認真一點,不會在那邊嬉皮笑臉,一臉不正經。也就是說高僧大德並不像一般所謂的德高行修,就應該要嚴肅無比,不近僧情,這大都與考官的個性與性情有關。 應考生通常皆已有很豐富的生活經驗與世事歷練,一定程度的本職學能與一般的身心修練工夫,故在考官認為可以安排畢業考時,若未通過者,則需要延畢,也就是前面這個學職生活還要再過一次,等到自己覺得可以了或是考官認為你可以了,即有隨堂考的開始,是很隨興,就在平常見面之中,平時隨侍之中,搞不好高僧大德才剛起床,還在抓著失蝨子,把蟲子抓離開,還在打著瞌睡呢,就在出題了,常常並非是大會考,如唐三藏大師曾在印度一個高等學院通過這種嚴格無比、問題犀利,易令人招架不住的經義大會考,順利脫穎而出,方離印回唐。若是考過,則常有「禪詩」留下來,有的還會獨立門戶,重建新山頭,成為該山頭新的主持人,除了一般的?借貸狻x與考生的切己心證以外,又有此文證,成為兩道證明,而對於以前喜歡作弄考生的考官,也一報還一報,而考官心笑身受,此時也常常會談一些很奇怪的話,只有當事人才懂,是不合一般所認為的正常語言邏輯,而他們之間卻是自有其邏輯可以相互理解與在心對話的,這本身是有其相當長的一段尋覓本心之歷程,得來不易,常見奮鬥努力做僧人,拼了幾十年,都還不能成功,因為停留在原地,進展很慢,不能不多多勞筋用骨一點。 禪宗因為某些大智慧者,認為本心不應該由語言文字開始入手,使其學立足點本身就比較高,所以禪宗走向,從一開始就認為文字,易成為本心之障礙,故視文字為一種「文字障」,是不太看重的,正因為不太重要,幸好有些後代蒐集者、記錄者與整理者-常常是僧徒之幫忙,才能讓後代學人見得到此派別的活動,否則通通都要失傳,因為他們甚至連經義也不太看重,心是活潑潑著,他人也是活潑潑的,心活著,他人也活著,心離開,他人也離開了 辦公室出租,有的高僧大德之修為到了來去自如之境,高聰大智,匪夷所思,他們不太眷戀人間世事,是故禪宗仍是出世的宗教派別,但因其很生活化,很藝術化,很有趣味,又能相通與相親於中國人文精神主流傳統,以人為本,以心為重之精神,是故他在中國有較大的發展,與後來成為一種代表性的宗教派別,當然這個「人心」或言「己心」,儒禪是有不同的文化思想語脈。此一派別,雖然他們仍讀佛典,以會歸於心,以釐清己意與認知自己之進境與能力,並知與前賢之程度高下,或言自知進境到哪,他們並不以悉達多(佛)為不動的偶像,也不崇拜達摩祖師,而是認為人人皆可以成佛悟道,以心言佛,佛若是人,心高於人,是故悉達多是不用把他當成教主來看待,所以呵佛罵祖是無妨的,「雖然給一般人聽到,是會感到不太可思議。」況且有為者亦若是,誰說我不如你呢?吾,本心承擔,是故此宗派有很多英雄豪傑,氣宇非凡,智修甚高,總之,豪氣得很呢!只可惜他們這批人才,都沒有投入到儒教中來,在唐迄宋 網路行銷這段較為衰頹的小斷代之中,因為當時他們皆投入到宗教去了,是故佛教各派別都很興盛,特別是禪宗。 禪宗作為佛學的一個派別,當然著重於僧團間之對話,以心證心,以琢磨其知與智,本不僅是有慈悲心,而是首先著重於智慧中的「智」。其智並不純然是其心先由佛經中而來的,而是由其自知其心之重要,與不斷地自我對話,在寺對話,出外對話,在世間對話,等等,而在其往更高階邁進時,每一次的領悟都要求其具有一定的智慧穿透力與理會境義的能力,否則一旦遇到比自己程度高之僧人,則一定會不知所云,被擊得潰不成軍,完全聽不懂,同時也很難再參加更難與更淺的大考試,而禪宗之書,也將大部分都會看不懂,是故認為佛門中人只有慈愛之心,而無有其甚高的智力,這本身是一種錯誤的想法,它是一種智慧愛力雙運的佛教派別,可言其為「大智大慧者」,稍傾向前者一點。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租屋  .
創作者介紹

lf41lfoz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