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股市再度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當自貿區成為關註的焦點,當理財與投資成為人們日常的需求,上海地區FM97.7第一財經廣播在2015到來之際,又一次踏上全新出發的起跑線。2014年最後一個月收聽率的大幅攀升,並沒有阻擋主創人員“求變”的步伐,“在上海做最好的財經廣播”,FM97.7在這個目標的引領下,再度開啟全新的財富聲音。
  關註新聞的財經解讀,是一財廣播2015的重頭戲。數據顯示,在新版面中,新聞資訊每周首播33.5小時,比先前的28小時提升了19.6%。做大做強財經資訊,實現新聞的財經解讀,是上海廣播擁有完整新聞體系的重要拼圖。在2015年,一財廣播從《經濟生活60分》破題,全新的《財經早七點》、《財經早八點》破繭而出,“晨早推送”、“數讀財經”、“馬上有田”等模塊化設置成為反覆推敲後的亮點。從此前在一財廣播《財智實驗場》播出的改版樣帶來看,“只播不說、播而不評”,這兩條常被用戶“吐槽”的現狀將得到極大程度的改觀。
  做大證券互動,是一財廣播2015的新立意。其中,《股市大家談》是第一財經十餘年來的標桿性節目,“電話來不及接”成為了節目組長期遇到的困擾。隨著“牛市”成為坊間討論的話題,當股民獲得觀點的需求再次被點燃,第一財經廣播決定,將《股市大家談》從原先的一小時擴展到兩小時。時間上的延伸,僅僅是節目改變的一小部分。互動並不意味著單一內容的累加。“召喚神授”、“這個多少錢”等趣味版塊橫空出世,在新節目中,股民不僅可以通過電話與主持人交流,更可以通過“走進錄音棚”板塊,在錄音間暢談股市心得。
  做活專題訪談,是一財廣播2015的新特色。不拘泥於“股市台”,是第一財經廣播堅持的發展方向。新版面中圍繞經濟生活、創業勵志、財富論壇打造的各類節目不勝枚舉。《有財者說》致力於打造有品質的訪談品牌;《財智講堂》將把復旦、交大等高等學府的論壇講座分享給市民朋友;《對話藍鯨》將邀請財經媒體的同行走進直播室;《誰是才俊》、《點將台》將觸角伸至職場;《葉問葉答》則由“名優新”主持人葉柳與上海作協著名作家葉航共話新中國老品牌的故事。依照“開門辦台,嫁接社會資源”的思路,專題節目引進了多檔成熟的財經專欄,以另一種傳播方式帶給聽眾不同的感受體驗。這次改版,雙休日的首播節目從原先的17小時提升至22小時,節目重播率下降了25%。
  融合新媒體,是這次改版的新戰略。2014年,新媒體產品“阿基米德”正式登陸安卓和蘋果應用商店,第一財經廣播依托“阿基米德”誕生的契機,將2015年的全部30多檔節目推向移動端。每檔直播節目結束之後,相關編播人員將繼續值守“阿基米德”,及時回覆用戶。“財富密碼何處尋?移動端上告訴你”。
  推陳出新,需要的是果敢與勇氣。在一財廣播2014年的各項對外宣傳中,“深度融合新媒體”、“民生新聞的財經解讀、財經新聞的民生視角”、“影響一個人的決定”等諸多理念被提及,這些理念在多大程度上能成為一財廣播的變革內容,或許將成為經濟廣播的破題之舉,值得關註。正如一財廣播團隊在宣傳期間所言:
  “你所看到的版面設計,只是行動的開始”。
  附:第一財經廣播背後的聲音
  第17年的期待
  文章來自於第一財經廣播《股市大家談》團隊。在改版浪潮風起雲涌的媒體圈,這檔節目已經持續了整整16年。2015年,《股市大家談》將從現有的每日1小時延長至2小時。一檔談話熱線節目,從未間斷,並且即將在第17年繼續發散著魅力——在革新著稱的媒體界並不多見。“堅守”不等於“不變”,或者說,正是因為不停地接受挑戰,才讓堅守成為了可能。
  老張,我們姑且稱之為老張——因為“張”這個字的諧音還是比較吉利的。每天早上9點到下午3點,他都會扶著自己的老花鏡,對著PAD或電腦,仿佛在下著很大的一盤棋。
  老張,以及老張們,曾經是意氣風發的小張或者大張。那些哄搶認購證的故事早已泛黃,但並不妨礙他們對神話再現的期待。6124無法削減恐懼,998無法磨滅期待。“這是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是新的開始。”
  當投資的渠道越來越多元,每一個低谷都會有人離開。可大約在半個月前,似乎早已看穿世事、天天喝茶釣魚的老張回來了;對股市嗤之以鼻、到處玩項目的大張過來了;正在大學里讀書,勤工助學有那麼點閑錢的小張也進來了……
  “其實沒人真的離開過。”老張說。
  “所以我也未曾離開過。”一檔叫做《股市大家談》的廣播節目說。
  老張,以及大張、小張們,每個交易日的下午四點,都有著一個在電波中耍酷或吐槽的機會。滿倉踏空的牢騷,不踏空的顯擺;專業到連專家都頭暈眼花的表述,平民到連掃地阿姨都能背下來的口頭禪……或許很少有一檔證券市場的節目能如此不設門檻,但《股市大家談》卻在呈現。如果把它想象成一個畫面,請記得,這或許是個讓西裝、運動服、老頭衫並存在舞臺。因為一個同樣的維度——股票,他們的相遇便有了可能。
  股票,從來不只屬於穿西裝的人。正確的觀點,也不一定只屬於穿西裝的人。
  這恐怕是《股市大家談》活了16年,還依然年輕的理由。
  2015年,有人吆喝著4000點,還有人吆喝著5000點,或許天方夜譚,或許近在眼前,誰知道呢?我們所知道的是,在昨天的一個工作會議上,趁著領導發言的空隙,前排一位老先生迅速掏出手機,買進了一支股票;我們所知道的是,在阿基米德和微信平臺上的提問量,早就取代了短信——在16年前,這樣的場景,很少有人去想象。
  有人說,絕大多數的股民都不懂財經。他們參與的,只是一場投機的數字游戲——或許並沒有必要去反駁。一個願意吸引人去投身的數字游戲,本身就是一個充滿信心的財經話題。這是一檔節目的信心,是一個市場的信心。
  也是對這個國家經濟的信心。
  期待,在第17個年頭。
  《股市大家談》播出時間16:00-18:00
  上海地區FM97.7第一財經廣播
  移動的起跑線
  年底總是特別忙的時刻,於媒體人而言尤其如此。“明年改版麽”如“你吃飯了麽”一樣,成為了一句常用的問候語,連答案也出奇地一致:
  “你吃飯了麽?”“吃了,吃了……”
  若回答“沒吃”,問者絕大多數也沒有請客的意願,不如將寒暄結束了事。
  “明年改版了麽?”“改了,又改了……”
  若回答“沒改”,在這個冬日,倒是個能出一身汗的事。
  雖然“不改”往往比“改變”更具有炒作價值,但大多數媒體人終究不能免俗。報紙換了版樣,廣電換了包裝。“再度出發”、“重裝出擊”的字眼又一次覆蓋了這個冬季。
  關於“重裝”的“重”怎麼讀,一直是我糾結的問題。早班的L主任堅持讀“重量”的“重”,他說,這證明大家備好彈葯、穿好盔甲、萬事俱備、整裝待發;晚班的S主任堅持讀“重新”的“重”,她強調,這是改頭換面、乾坤挪移、轉型發展、日新月異——就這點而言,我們極其羡慕紙媒。他們的破冰歷程相當艱辛,但似乎並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為了避免主任們在辦公室里打成一團,於是,我們在其中一個宣傳帶中,用了土到極點的“再啟航”——當“改變”成為年復一年的“常規”,再強大的創意,也敵不過時間的磨礪,以至於每一個遣詞造句,都似曾相識。為了提振一點精神,證明“啟航”的意義,我說:
  “你們知道海賊王麽?”
  後來這句話被評為頻率2014年度的最後一個冷笑話。
  2012啟航、2013又啟航、2014再啟航……看著2015一財廣播的全新版面,我反而有些疑惑:
  我們年復一年地踩在起跑線上,宣稱我們將抵達榮耀的終點,那麼,為何總有新的起跑路線,橫亘在我們奔跑的半路上?
  理論家們摳著指甲,輕鬆地扔出一堆名詞作為解答:受眾需求的變化、科技發展的帶動、媒體環境的衝擊……那些分析新媒體的文章,寫法極其復古與傳統,以至於我不得不正襟危坐起來,幫他們把微信上的閱讀量增加到三位數。
  看完後,我覺得還是該去找朋友聊聊。
  “節目變更了一半以上,那麼有魄力的事情,肯定值得寫。”X說。
  “你也可以說說在新媒體上的改變,阿基米德全面對接,肯定有亮點的。”L接著說。
  “吹牛會不?”Y推門而入。
  我們集體把Y轟了出去。
  然後我們打心眼兒里贊同Y的意見。所以我的伙伴們,會在不同的場合介紹一財廣播新一年的節目、活動和理念,希望大家能待見他們。
  畢竟,它是全新的、也是用心的。
  只是在心裡,我們也承認,我們每一次都站在起跑線上,但當發令槍響起,起跑線移動的速度,往往比我們奔跑的速度更快一些。
  每個媒體人的腳下,都是一條移動的起跑線。
  如果不重新出發,就會離目標越來越遠。
  第二天送孩子參加幼兒園的冬季運動會。回來時,小家伙扛著一輛滑輪車,滿臉通紅。
  “第幾名啊?”“不知道,好像挺前面的。”
  “有多少人比啊?”“不知道,反正挺多的。”
  “賽道多長啊?”“不知道,應該挺長的。”
  “那你比什麼啊?”“跑啊!跑得好快了!”
  早間之“愛”
  本文作者是第一財經廣播早間新聞的製片人李照軒。早間時段,一直是廣播的黃金時段,一如央視之新聞聯播;而“廣播新聞早班”,一直是一個有些神秘的團隊。因為工時原因,他們往往晝伏夜出,即便出席白天的會議,也往往睡眼惺忪瞌睡連連。“那些在會場上打哈欠的人,往往主導著廣播收聽率最高的節目”——這是“睡的辯論”,而本文,是他們的共同心聲。
  來一財廣播就乾早新聞,閑暇時間極少,上班五點,下班不定,每天四個飽,三個倒,還有兩個熱水澡,看著舒服,做過的人都知道其中甘苦。所以總是慶幸自己有家有子,如果等到現在,哪有這番功夫。
  細細想來,愛情之於早班有很多麻煩。單就時間說,凌晨五點上班的,基本八九點就上床了。我們家遺傳好,睡得快,2分鐘能到蘇州,10分鐘以後就可以和任何“番號”明星約會了。同事中,我是例外,其他人基本輾轉難眠,他們管這個叫“煎帶魚”,睡不著就上廁所,頻率和老人起夜的次數差不多。
  到崗之後,忙忙碌碌,編輯稿件、統籌版面、製作報道。一通耍下來,基本都精疲力竭了,別說談情說愛,因為活沒幹完,一大早憋著屎尿也是常有的,那節奏和打仗沒兩樣。我常教導年輕人:稿要拉,手也要拉,他們總說:手被鼠標占了.
  上早班的另外一個“福利”就是人容易發福,我親眼見到一個同事,男性,176公分,入職的時候120斤。2年後,穿的褲子不告訴你的話,都不知道那是什麼,塞點棉花進去就是一條小薄被。
  還有更要命的,部門裡的一個小伙子,20出頭,山東人,一笑倆酒窩,五星級“暖男”,照片登錄阿基米德的第一天,就有女粉留言:你太帥了,我要給你生個孩子。我高興得向他報喜,他回答說:累了,生不動。
  問題還遠遠不止於此,由於掛著第一財經的招牌,外人總感覺我們消息靈通,賺錢比印錢還快,其實,“呵呵”。
  發現問題容易,解決問題很難,領導總說關心員工生活,但每次開會,總鼓勵你努力工作,可他們怎麼都結婚了,有的還不止一次。
  眼睛一眨,一年又快過去了,第一財經廣播的早新聞《經濟生活60分》沒了,即將換成《財經早七點》、《財經早八點》,時間、地點不變。這兩天,大家忙著改版前的最後準備,由於太累,胖子的褲子更大了,暖男的精神更差了。領導看在眼裡,急在心頭,給補充了新鮮血液,兩名少女,一名少婦,個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小伙見了就發獃。
  某天,下了早班,我站在走廊里抽煙,一伙年輕人在編輯室里吃早飯,不時傳來陣陣的笑聲,我猜:春天,到了!  (原標題:開啟2015財富的聲音 ——第一財經廣播新年新出發)
創作者介紹

lf41lfoz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